自己的腿肉真难吃

  “在看什么?”
  
  她接过我的手机——或者说是抢过才更恰当——拇指在屏幕上滑了几下,而后手机被我夺回,我按下了电源键。她也不生气,她是这世上最没资格对我生气的人。她捏住了手机的一角,而我松开手,看着她抬起手,手腕略一用力,把手机扔到一边。我动弹不得,只有眼睛盯着那块黑色板子掉落时在空中留下的弧线——还好是落到了被子上。
  一段很长的沉默。并非不知该说些什么,只不过她懂我在想什么,语言已经是多余的了,现在即使使用再美的句子也只能像垃圾一样腐烂在空气里,被肉眼不见的微生物逐渐吞噬,把腐臭味道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扩散开,看它与氧气融为一体,然后再与我结合,最后等到的便是我跟着废物一同腐烂。
  而她却会活着。她会把那些完全肮脏了的和尚且纯洁的一同吞入腹内,感受肠痉挛给她带来的真切痛苦,那些腹内完全沉默着的也会被逐渐分解,最后融进她的身体,成为她的一部分。等到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她就会把我吃了。
  我知道她不愿这么做,但她没有办法,因为她饿了。她可能会哭,那些比硫酸的ph值还低的液体会从那双被世界涂得一片漆黑的眼球边的泪腺里边出来,那些液体啪嗒落下掉到我的脸皮上,之后它们就会腐蚀我的皮肤,我知道很疼,但我还是要安慰她。我不能抬起手去给她擦掉眼泪,因为我太累了,我身体内的力气早就被抽了个精光,每一次移动都能感受到从肌肉传来的酸痛感。那个时候我就会说你不要哭,你本来就丑,哭起来更丑。我知道这句话没什么用,它看起来像是个笑点,但它不好笑,对我而言它只是一句铺垫。
  她在我眼里还是个孩子,生机勃勃且无所畏惧,眼里心里映出来的填满的满是这个世界光辉灿烂的外表。而我不是,我躺在用负能堆起来的坟里,皮肤毛孔里分泌出来的油脂汗液都有腥臭味。 我不希望看着她变成我,但是我快死了,这里就只能留下她了。我没法看着她一辈子,她终归是要长大的。
  接着我会跟她说 :
  
  “我在下边等你。”
  
  她终究会步我后尘。

评论
热度(1)

© 棲遲_好氣哦但是不知道打誰比較好 | Powered by LOFTER